下次

親愛的到台灣玩,與薏回到我們離開前一起踏足的地方。台東都蘭,一個靜謐悠閒的小鎮。我們曾頂著熱辣的太陽,用雙腳探索那片淳樸,以曬成深色的皮膚記錄那相聚的愉悅時光。那裡有著第一次見證海上生明月的驚嘆感動。樹林間的露天浴室,白天陽光從葉縫間灑在水花上,映出粼粼金光;夜晚聽著蟲鳴,吹著山風沐浴在溫熱的水花裡。每一刻都別有一番意境。

薏在fb放了一張海上滿月的照片,勾起不少回憶。好想再去一次,她們說,下次再來。親愛的,記得小時候我們就老是在說下次下次,肆無忌憚地開著支票,當初很容易實現的下次,如今間距的時間越來越長,越來越遙不可及。

欠下了好多好多下次,也許有些久遠到不可考了。下次去雲頂、下次去海島、下次在哪裡見、下次一起幹嘛幹嘛。

竟然也來到了難以聚齊人的年紀了呢。

下次,一定一定要實現,好嗎?

刁曼之一

從五天四夜的刁曼行回過神來,依然覺得不足。

依稀記得小時候,熱浪島火起來以前,提起美麗島嶼一定是刁曼。綺麗的珊瑚、小丑魚與海葵、神奇而繽紛的海底世界都只存在電視或畫報裡:或許是寫實的節目、或兒童畫報上怪趣的插畫,一切僅止於想象。從不曾想,竟會有身處其中的一天。

去年夏末興之所至的熱浪島之旅,開啟了每年一度海島游的約定。基於三天兩夜實在不足過癮,於是今年大手筆地定下了五天四夜的行程。(事實證明不管多少天,依然是玩不夠的)

前一天晚上下班後搭上末班車,搖搖晃晃昏昏沈沈地往東海岸去。後座uncle重複又重複清喉嚨,清楚聽得到痰卡在嗓子裡不上不下的窘境,噁心得無法入睡。側靠在不敢放太低的椅背上,試圖把雙腳團起來當靠枕;或把行李疊在空置的鄰座當枕頭;卻怎麼也不對勁。半途巴士停下來放人上廁所抽根煙透透氣甚麼的。不經意抬頭看見好圓好大的月亮掛在天際,瞬間回想起台東海上升明月的感動,更對這次旅行多了絲期待。

重新啟程後縮回座位,不斷變換睡姿中終於在半夜抵達豐盛港。一如既往地由牧民來接——這外國人給本地人帶路,也不是第一次了。到他們下榻的酒店休息補眠,早上再出發往碼頭搭船,開始了五天四夜與世隔絕的回歸自然之旅。

前兩天住在berjaya,第一天在游泳池玩。很想嘗試的水上滑梯偏偏有年齡限制,因為臉皮不夠厚而作罷。玩到接近傍晚時分便回房洗澡休息,再去拍夕陽。晚上艱難地找了間附近的餐館吃晚餐——又貴又不好吃,於是決定接下來的日子用麵包填飽肚子。

IMG_20160719_191514
唯獨值得安慰的是晚餐伴著夕陽下的海景吧

剛抵達刁曼時拿到的傳單解決了我們兩大難題:隔天出海浮潛相對便宜的配套,以及飲用水的補給——resort內RM10一支1.5L的水實在買不下手。

晚上說好了在我們房間一起打牌,背著佳瑩悄悄準備著生日驚喜——在豐盛港買的蛋糕,一路隨著我們光明正大毫不引起懷疑地安全抵達,置放在冰箱內等著時機到來。島上完全無法連上網絡,手機熒幕上的data信號辛苦地維持在e,好久好久以後才會突然收到一兩封訊息,真正從被手機捆綁的世界中脫離出來。由於網路太艱辛,悄悄商議行程變得有些困難,薏在兩間房相連的門洞敲門進來說不舒服時我也當真了,跟佳瑩走到他們房間,突然爆出生日歌才醒悟。

IMG_20160719_210115
Happy Birthday to JiaYing ♥

相機一直很忙,錄影、照相,喧鬧了好一陣子,拍夠了才分吃蛋糕,邊打牌。輕鬆地玩、笑鬧、彼此開著玩笑,不小心就玩太晚,直到再也拖不下去才趕緊收拾了睡覺。

偏偏深夜的時候手機收訊變好一些,躺在床上又忍不住滑到接近平時的睡眠時間。那時還沒有度假的感覺,想著5天4夜就覺得時間還好多,可以慢慢玩,隨隨便便地揮霍著難得的休假,淺淺地過了網癮,才抱著對隔天的期待入眠。

 

愛哭鬼

從小就愛哭。

 

不是因為哭了可以由此而得到甚麼,反而因為得不到甚麼,哭到最後眼淚都是為自傷而流。

 

沒有人教過我,別人哭了該怎麼安撫安慰;因為我學到的只有冷眼旁觀。每一次或啜泣或大哭到缺氧打嗝,即便是再淒厲,最後都只能自個兒躲進床底默默流淚到睡著。躲起來,不過是因為心底還抱期望,盼著會有人稍微心疼來尋我。

 

然而每一次都是自己睡醒了爬出來。偶爾錯過晚飯,也只得自行就著剩菜吃飽,賭氣不吃還會被罵。

 

後來漸漸再也沒有大哭過。以為所有人都是這樣的,哭泣只是自個兒的情緒發泄,只能自愈而不是奢望旁人給予溫暖。

 

直到第一次有人心疼我的淚。被疼被呵護的感覺太好,仿佛彌補了某一塊缺失的地方,於是無可避免地淪陷了。然而時間日長,為著少有的溫暖,卻背負了太沉重的負荷。壓力過大、不被理解,終於再一次爆哭過後,這僅有的溫度也放棄了。

 

因為嚐過甜頭,無法自拔地渴望有人可以重新填補這個缺口。我以為我會找到的,也以為我找到了,誰知只是以為而已。終究,期望越高失望越大。

 

現在還是愛哭的,只是得忍住了。眼淚太多,別人看著也只是笑話。(我知道該自己心疼自己,但總是忍不住軟弱……)

已經可以融在喧鬧中而不顯突兀,放肆地亂說起鬨,再誇張撫掌大笑。不再輕易從熱鬧裡萃取濃重的空虛,但腦袋也很久沒有重複思量這種所謂的人際關係。

便如此吧。不用刻意親近,合得來則為友,合不來就只是同事。有人苦苦強求著一群人,卻對三兩個落單族群嫌惡到底。何苦。

難以理清的連結,無法更交心,也不便太陌生。有些人你見過他在不同的場合說不同的話,有些人你見過刻意造謠半真半假地玩笑,有些人帶著笑不留情面地奚落。你以為是私聊,其實全世界都知道。

你知道這不能稱之為友情,這種無法信任的關係太危險。但是一起起鬨笑鬧卻越來越適應,偶爾也會唾棄表情反應太過的自己,卻無法從誇張裡抽離。仿佛人多的地方注定只適合哄堂無法輕聲談心。

 

群體生活,只要身處其中便會逐漸被環境同化。縱使那與原本的樣子南轅北轍,終會被洪流拖走。

你們

近期情緒很煩躁,也許被無形的壓力困住而不自知,無論跟誰說話都很容易上火。不想接電話不想搭理人。直到再見可以一起瘋癲的好友,竟神奇地被治愈了。

隨便說,隨便笑,把心裡隱藏很久無處訴說的糾結也一併竹筒倒豆子般掏出來了。一年多不見,反而更能親近了些。這樣打鬧著,便像是汲取了許許多多的愛。

(她們說我變了,其實我想變最多的是比較願意不隱藏了吧————愛耍廢的同事們帶來的巨大影響)

一起逛街的時候看到青春無敵的高中生、吃冰的時候凍到牙齦打顫,都忍不住心有戚戚焉:咱們的青春咧?!

分別以後回家翻到你們舊照片,好遺憾最後一年不能一起過、一起到處玩。突然好想你們啊。曾經朝夕相處的人,轉眼間就各分東西。上一次見面也想不到要等到一年以後才能再見;這次離別,下次又得等到多久以後再相聚?

也許是JB,也許是東馬,或是約好的雲頂之行。不想時間過太快,卻想趕快再見,矛盾吶。

雨夜

連續好幾天斷斷續續下了幾場大雨,瀰漫的煙霾卻沒有半點消散。

下班回家懶惰開傘,疾步衝入雨中的當兒,雨打在身上,熟悉的觸感仿佛敲開了封存很久的記憶。

(離開以後,我再也不曾有過淋雨的心情——正如你出現之前,我也不知道原來有人陪著徜徉雨中是如此平靜而又快樂)

好久好久,再沒有過悠閒漫步雨中,被雨打著放空;也再沒有機會站在寬廣的陽台迎著風雨,任長髮狂亂得跟瘋子似,依然望著樹叢在風中搖曳、雨滴打在葉面上濺起碎花,像想了很多,卻也什麼都沒想。

(然而在措手不及間,那代表青春的雨的氣息,卻已經越來越遠了)

翻過回憶另一頁,看到當初被雨困住毫無辦法只好與尷尬一起撐傘的我們。

(而後像嗅到危險氣息般一個勁兒逃避遠離,除了打球不敢再有過多的接觸)

被傘阻隔了天空,我忘了上一次仰頭迎接雨滴的歡快是多久以前。

好想念過去。

只是,如风过境,不留一丝痕迹